《我們用文字相互交換彼此的心情、用圖片分享彼此的愉悅、用你來我往的留言熟識,就這樣,我們陷入了一個深深的愛戀中,終於,在1/22那天,我們見面了…》


接觸新聞台有三年,但是,一開始我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,沒有很認真地在寫文章,只是喜歡享受一種擁有自己網頁的快樂心情。直到有一回看到別人的文章深深感動,自己才又回鍋經營自己的網頁,經營經營著,越是享受寫文章的樂趣,就越希望自己網頁的點閱人數增加,留言版的留言常常會是我寫文章的動力,我實在很享受那種跟人家用文字交流、有事相挺,無事潛水關心的網頁生活。
 
因此,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網聚,每每看到別人見面,我心裡總是會有股很奇妙的滋味,一方面害怕見面冷場,一方面卻好像有好奇心想要真的見見面說說話,可是,我最擔憂的,其實是文字跟人的落差,因為我在寫,所以我知道,在文字修飾的背後,有很多資訊是我不瞭解的,或是我沒辦法透過文字去真正熟知一個人。那種對於別人基本資料半生不熟、卻對別人某方面的資訊相當瞭解的模糊,常常令我卻步於去認識網友與網友見面。
 
直到看到幾個固定在我台裡出現的伙伴們相約聚餐,當他們也把我算成他們的一份子,那種心中被認同的感覺不斷地擴大,擴大到蓋掉我之前所憂慮的東西。我其實又何必害怕?朋友嘛,總是從不熟到熟,見面第一次或許會有些冷場,但多見幾次不就會熟起來了嗎?就這樣,我慢慢地說服了自己,也克服自己對於網聚的恐懼感。
 
說了一大堆前言,其實,就是要寫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獻給我在報台認識的兩位大美人。一是寫作風格簡短憂傷卻又一針見血的草莓,二是寫作風格細膩卻似乎杞人憂天的蘋果,巧的是,我們都是用某種水果代稱。不用說,她們是我部落的忠實觀眾,而我也是天天到她們家報到的乖寶寶。
 
在草莓今年4月即將出國的前夕,我一直一直都想跟她碰個面。也還好,學生生活中還有個寒暑假可以鬆口氣,在我一趕完報告的同時,我就趕緊跟她約時間、地點見面。蘋果一聽說我們要見面,自然也不想錯過這個好機會。我們就約在我跟蘋果都去過的香澄小館,進行我和她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。
 
跟小白臉說要我跟網友見面的時候,那小子露出一臉狐疑的樣子,因為他懂我的擔心與害怕,小小地問我一聲:「妳不怕認不出他們喔?」
 
『都見過照片了,不會認不出來啦!』
 
「真的嗎?」他繼續挑眉問,不過還是祝我跟她們有一個美好的午餐約會。
 
就這樣,我滿心期待地等著星期六的到來,10點半我就騎著我的愛駒到忠孝敦化站的1號出口去等她們。大約11點,我站在出口處引頸企盼,說真的,我也蠻緊張的,第一句話該說些什麼?我該用什麼表情跟她們打招呼?心中正在演練的同時,我瞧見了草莓的出現。
 
她跟照片一樣。真的,只是,人比照片上看起來更嬌小可愛。(親愛的,如果不喜歡我這樣形容,請告訴我!XD),我微笑著看著她,第一句話居然是她向我道歉晚到了點。而我笑著說:「沒關係」,還一邊問她:「蘋果還沒到嗎?」
 
就在我們準備通緝蘋果的時候,蘋果突然間從草莓的背後冒了出來。本來還有一點尷尬氣氛的同時,就在草莓開始訴說她在火車上聽到的兒童趣聞後消散了。那時,我對草莓有好深好深的印象,有她在的地方,應該就不會冷場吧?
 
我們一行人要往目的地香澄小館前進,好笑的是,我跟蘋果兩個人都去過,卻對它的地理位置不清不楚,我拿著背後有畫地圖的名片,卻搞不清楚東南西北;蘋果似乎也對東區不熟。倒是草莓姑娘引著我們倆前進,東區像是她的地盤一樣,真是讓我這個去過的人暗自慚愧!
 
走到目的地香澄小館後,三個人就開始熱絡起來,先是交換名片。原諒我…我的名片一直發不完,只好發給兩位當作書籤用!認識一下後,我們就開始點餐、用餐跟聊八卦。
 
聊天很片段,我們三個人總是想到什麼聊什麼,有時聊工作、有時聊家庭,但大部分的時間,我們聊的都是愛情。
 
蘋果的愛情責罵中帶有「互補」氣息的協調。一個胖子木頭的好笑,但蘋果一邊數落的同時,我看得出她眼中不一樣的感情。也許,胖子真的不夠浪漫、不夠體貼,但是,他有些情境卻也蠻可愛的。
 
草莓的愛情,是我一直不太敢提的,卻又是我關心的重點之一,明明知道她的微笑背後,其實是心酸的,我除了問她還好嗎?我什麼都不能做!她的一句「公主最好是找武士,不要找王子!」讓我深深深深地心疼她。她努力努力地找到王子,想要當王子身邊的公主,奈何她的王子卻無法像她一般一心對她。
 
雖然她說著她已經好多了,但偶爾的一兩句話,總是會讓人感到難過。她數著事發的天數,她嘗試傳簡訊給他,但是她就是沒有他的半點消息。
 
怎麼會有人這麼狠心?怎麼會有人連一聲道歉都吝嗇給?雖然這麼問著。但我一句話也不敢講,因為,草莓是如此深愛著這個人,我又何必在傷口上撒鹽巴呢?就讓時間去治療她的傷口,還有我們這一群朋友,努力分散她的注意力,這是我唯一能做的。
 
聊著聊著,時間不知不覺也過去了,我們聊了快三個鐘頭後才離開,就如我預期的,小草莓提議要去拍貼。我跟蘋果就我一句妳一句地誇起草莓是拍貼的達人,一方面是她懂日文,應該比較會操作機器,一方面她常常說她去拍貼,讓我們有種莫名的崇拜,也的確,從找蓋酷、選機器和最後的美工設計,草莓都顯現出她拍貼達人的功力。讓我和蘋果真是望之興嘆。
 
好不容易拍完大頭貼後,三個人心滿意足地領著自己的大頭貼,卻想起,我跟蘋果帶了自己的相機都沒有拍到合照,三個愛拍照的女人又到東區地下街去嘗試合照。一開始當然是先找路人甲替我們拍照,誰知道,路人甲的技術實在不怎樣,拍了兩張都糊掉,路人甲還在的同時,我們又不敢找路人乙,只好先自己玩起來然後才趁著路人甲離開後,試著找一位路人乙。
 
在之中,我們想到提款機應該可以當腳架,三個女生就對著一台一銀的提款機擺姿勢,活像一台公開、不用錢、沒有美白特效的室外大頭貼一般。三個人拍得不亦樂乎的同時,路過的人們不斷地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們。說真的,人多膽子就大,因為我們有三個人,所以就一點也不在乎丟臉的問題,一豁出去我們還拍了不少搞笑的照片。
 
這一次的聚會,真是出我意料的順利,也讓我們的友誼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與認識。
 
想對草莓跟蘋果說:「我真的好喜歡你們喔!謝謝你們!給了我這麼美好的第一次!」
 
930126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