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孩子沒有選擇父母親的權利,同樣地父母親也無法決定自己的孩子,命運操縱著親情的那條線,從一出生開始就緊緊相繫著》


母親和父親常說,我是命中注定要來出世給他們當女兒的。也是他們上輩子一定欠了我不少債,所以,我的出世帶給了他們不少的災難。 

聽說,我在六七八個月的時候,母親去產檢,醫生告訴母親我已經胎死腹中,沒有心跳、沒有氣息了。當時的年代,其實醫生代表了一種莫名的權威,父親與母親半信半疑的相信了。本來就要拿掉我的時候,父親突然捨不得,畢竟是第一個孩子,因為是第一次,所以所下的感情特別重。 

他與母親商量,是不是還是等到懷胎十月了再說,反正不急著拿出來。母親也答應了。 

就這樣,我這個孽子就被安穩地留在母親的腹中,過著我安穩的日子。 

當我出生時,有心跳、有呼吸。父母親簡直不敢相信,他們就這樣撿回了我的一條小命,如果不是當初的莫名堅持,也不會有現在活到二十有三的年歲,在這邊寫著母親的故事。 

還記得,每當我回憶這段往事,會調皮地問母親,妳有沒有後悔當初沒把我拿掉?母親總是笑笑不回答,輕輕地揉著我的頭。有時候,我也會故意地問,到底母親在生育那個的過程最痛苦,母親總是毫不諱言地指向我。 

現在想想也是,我是第一胎。母親所承受的不只是生育上的苦痛而已,還有心理上那七上八下的感受。 

至今,這段過往我還是津津樂道。因為我總是可以大聲地、驕傲地告訴別人我是母親「命定」的孩子。 


920811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