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因為親密,所以容易嚴格...希望親愛的你懂喔!》


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夏天就要來了,天氣悶熱造成人的煩悶,人的煩悶造成生理疲勞,生理疲勞連帶著心裡的疲倦感,就像一顆炸彈一樣,只差火苗來點燃引信,然後爆炸!
 
偏偏,引信通常會是身邊最親近的人,往往掃到颱風尾的都是這些跟妳最親密的人。
 
那天,小白臉終於從碧潭的軍營放假了,可是,因為我在學校的實習還沒結束,所以我交代小白臉跟他的同袍們去吃頓飯等我,七點的時候打電話給我。(因為小白臉當兵不能帶手機進營區,所以我只能靠他打電話給我跟他聯絡。)
 
實習一整天加上天氣煩悶,又訪到了一個小朋友家裡髒亂無比。一想到可以見到小白臉,心情不由得就高興起來,從板橋回台北的路上,我騎機車的速度飆得超快,不到七點,我的人就回到了市區,望著手機上的18:35,心裡真是懊惱極了,早知道會這麼早結束,應該跟小白臉約更早的才是!心裡滴咕著,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可以聯絡上小白臉。只好騎著機車在市區裡晃來晃去,從台電大樓站晃到了古亭站;再從古亭站晃到了公館站,又在師大夜市裡的小巷子鑽過來、鑽過去,心裡直掛念著我的小白臉。
 
我不想去吃飯,因為想要見到他的時候再吃,我也不想回宿舍,因為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見到他。我不想停車,因為我不想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在發動我的車。我直在街上等到了七點。
 
七點了,怎麼我的手機還是沒有動靜。
七點五分了,奇怪,是我的手錶快了嗎?
七點十分,難道我跟小白臉約了八點嗎?
七點十五分,我想,小白臉忘記時間了,所以他沒有打過來。
 
心裡一股不快緩緩地湧出來。
 
我冒著可能會出車禍的危險,趕著回台北見面;你卻忘記打電話給我;我片刻不敢耽擱地在市區裡等你,拖著疲累的身軀等你;你卻忘記想起我、忘記打電話給我;我不敢停下來買個東西吃,希望和你一起共享晚餐;你卻忘記想起我、忘記打電話給我。就這樣,因為身體太累了,導致思想也累,負面的情緒、負面的字眼、負面的想法全都在這個時候一股腦兒地湧上心頭,心情頓時從可以見到情人的愉悅變成埋怨他的怨念。
 
發現自己等不下去的時候,已經背負了太多負面的想法與情緒。所以我回到宿舍,決定再也不理都不遵守約定的他,也決定不去載他,讓他自己來找我。
 
果不其然,當我回到宿舍,生氣地倒在床上,氣憤地搥了棉被幾下時,電話該死地響起了。
 
「喂」你居然還敢若無其事?生氣指數100。
「喂」加重語氣。
「…你…實習結束了嗎?」都什麼時候了,手機居然還有外力干擾。
「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?」
「七點二十…」小白臉的語氣終於稍微地微弱了一點。
「你知道我們約幾點嗎?」發揮著我咄咄逼人的功力,讓這累積一個小時的負面情緒發揮個徹底。
「我們約七點,我有想到,不過我跟同學講話,就忘記時間了。」
「你知道我等你等多久了嗎?我在街頭晃了半個小時,你居然可以忘記打電話給我?!」火山熔岩正是在高溫籠罩下爆發了,不斷地湧出來燙著我的心,也折磨著他。
「我不知道,對不起。對不起。」
 
其實,心裡面是有些氣消了,但是,還是吞不下一口氣。我這麼辛苦地、捱著肚子餓,而他卻高高興興地跟別人吃飯,吃到忘記打電話給我,真是氣死人了。
 
「那我去找妳,妳在那裡?」
「我在宿舍。」哼,打死我也不去載你,你自己走來找我。
「好,那我去找妳,妳等我喲。」那端的他,知道事情嚴重程度,乖乖地坐捷運越過台大校園,到宿舍門口找我。
 
後來我判斷,其實,事情也沒那麼嚴重。只是,我太累了,累到一個程度,所以負面的情緒容易產生,而小白臉好死不死地在這個時候踏到了我的地雷區,好死不死地成為我生氣情緒下的冤魂,活該因為錯過打電話的時候讓我狠狠地出一口氣。
 
因為親密,所以對待的方式就會特別嚴格。如果今天換成是其他的人晚了幾分鐘打電話給我,我大概不會發這麼大的脾氣,也不會把自己關進火山裡。因為親密,所以想念特別重,等待特別長,只希望不耽誤一分一秒可以跟他在一起的時間。
 
所以,親愛的,下次要準時打電話給我喲。
 
930531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