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和小白臉之間最大的情敵就是他的媽、我未來的婆婆...》




我好害怕讓小白臉回去,那是因為每次他回家總是會帶給我不同的消息,但這些不同的消息總是可以讓我難過難過好久,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不如不要給他回家,那至少家裡的煩惱不用煩惱我也不必煩惱他。
 
可是,我也懂,小白臉的媽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想念著她的兒子,盼著她的孩子回來,為何我要剝奪他和她在一起的親子時間呢?我又何能何德能奪走她辛苦養大成人的兒子,那畢竟是她的兒子啊!
 
我覺得小白臉的媽其實是我必須克服的最大情敵。
 
可怕的是,這個情敵是生下我的情人的人。
 
小白臉在我眼中是個乖孩子,不忤逆父母親,不過,總是在緊要關頭的時候,與親愛的媽媽唱反調。
 
第一次唱反調是在大學填選志願,他沒有聽媽媽的話填了國防醫學院,跟著到台北晃一圈之後,騙了他媽媽說已經額滿,其實是他根本就沒有報名。當然,後來他媽媽知道以後,足足念了他好幾年,直到現在。
 
第二次唱反調是在大一下的時候交女朋友,一開始跟小白臉交往的時候,他滿心歡喜地打電話給媽媽,媽媽的叮嚀是「戀愛要談,功課要顧」。結果,小白臉的功課卻總是無法讓媽媽滿意,不是低空飛過,就是被無情的教授當掉。其實,他的功課不差,對於自己有興趣的科目,他總是可以拿到九十多分的高分;但是,一些他提不起熱情的科目,如:經濟、商事法、會計等,他能拿到六十分過關,已經是很了不起了!
 
當然,跟小白臉的姊姊拿獎學金比起來,他總平均六十到七十分的分數,實在勾不上優秀的邊,但我認為,至少小白臉念得很快樂,他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除了用分數來決定他的用功程度之外,他的努力不該被視為白費吧?
 
第三次唱反調是在考研究所的時候,小白臉自信滿滿地以為自己一定沒問題的時候,不幸卻傳來落榜的消息;小白臉的媽不但生氣,而且認為這一切全都該歸咎在小白臉不夠用功、不夠努力,現在才有這樣的報應。然後,當小白臉決定從軍的時候,小白臉的媽就發飆了,她生氣為什麼小白臉都不聽她的話?叫他去念的時候他不去,現在不希望他去念的時候,他又跑去,這小孩是怎麼回事?老是要跟她唱反調!
 
其實,小白臉沒有變,他還是執著於自己的興趣「資訊」。就是因為執著,他認為即使他當完兩年的兵回來再考一次研究所,他也一定會因為資訊落伍而考不上,那不如就去當一個軍人,而這個職業軍人的職業是與資訊相關的,這樣一來,他不但可以提早進入社會工作,也可以不與社會脫節。畢竟,學資訊的人,最怕的就是跟不上資訊。
 
我問他,為什麼不告訴你媽媽你的真正想法?他總是說,說了也沒用,她不能體會的。就這樣,小白臉的每次關鍵唱反調的決定總是刻在他媽媽的心上,要刻很久很久,也讓小白臉每次回家,就被念得灰頭土臉。
 
小白臉的媽媽不喜歡我,我想我自己也猜得到。一個兒子一天到晚在外面跑,跟女朋友黏得緊緊的,而自己的兒子偏又在戀愛裡扮演了一個「弱勢」的角色,看起來就被女朋友吃得死死的樣子。她肯定是很擔心的吧!而且,小白臉通常也都據實以告我家的狀況,我家窮、負債,小白臉的媽媽總是擔心他笨笨地為我扛起所有財務的責任,把他的錢全變成我的。
 
有幾次,我跟他吵架被他媽知道,他媽還勸他「天涯何處無芳草,何必單戀一枝花呢?」;更何況,這個女朋友又恰又不好惹,何必自找煩惱?!甚至有一次,我和小白臉吵得不可開交,我狠狠地掛了他電話,他媽在他旁邊看到了,還狠狠地問他:「都被人家掛電話了,幹嘛還要厚臉皮地打電話過去。」
 
由以上可證,我的頻率跟小白臉的媽一點都不對頻。
 
小白臉去當兵後,開始有收入,因為計畫結婚,所以我們跟某報台長一樣,有一個結婚發展帳戶,是兩個人共同存錢的一個基金。而他因為在軍營裡,存款不方便,他所有的薪水都交由我保管,由我為我們的未來做理財規劃。為了把小錢變大錢,我把錢分散到基金、保險跟現金存款,我一直覺得,如果學不會管理金錢,那一輩子就被金錢管住,追著錢跑、追著車子跑、追著房子跑,然後終其一生只剩下無限的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。
 
結果,今天小白臉回家的時候,他媽媽罵了他一頓,怪他不會存錢、怪他亂花錢、怪他笨被保險公司騙。然後,我聽了以後,心情從天堂掉到地獄;我想,小白臉一定是默默地吞下所有對他不好的負面評價吧,偏偏他的錢跟我都有關!他一直認為,他媽媽只是現階段不相信他,將來有一天,他一定會讓他媽媽知道,她的兒子會盡孝順的義務,也會是一個體貼孝順的好兒子。
 
到底該怎麼做?才能三全其美呢?讓小白臉做一個好男友、好兒子;讓我做一個好女友、好女兒;讓小白臉的媽喜歡他兒子、接受他女友?
 
也許,時間會是最好的回答吧! 
紫 
930605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