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家常說結婚不只是兩個人的事,是兩個家族的事,我和小白臉終於開始有了些領悟》

family.gif




從想結婚到一步步慢慢計畫結婚的過程,兩家子人是我最擔心也是到現在一直逃避去面對的,一方面是聽過太多兩家人為了婚事搞不定而相互結下樑子,一方面是還沒結婚,我和小白臉都曾夾在情人和父母之間當夾心餅乾,我真的很難以想像,一旦兩家子人真正碰在一起那會是什麼樣的模樣? 

也因此,我和小白臉自顧自地籌畫著我們自以為可以的婚禮時,大人們當然完全不知道我們在想些什麼,更別說是我們到底有何打算? 

那天,未來婆婆跟小白臉提到聘金的事,我看小白臉很擔心的模樣,我只得趁著我們一家人聚在一起打打衛生麻將的時候,假裝完全不經意地問我爸,究竟在台灣的古禮裡有沒有聘金的公定價之類的?那到底該準備多少錢才夠結婚? 

爸爸不愧是老薑,一眼就看穿我的企圖,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,反而是問我和小白臉對於結婚這件事情有何打算? 

我只好直說我們打算存個五十萬結婚,但又因為小白臉的媽媽講那句話,我們又有些煩惱五十萬不夠。萬一不夠,我們到底該怎麼辦? 

老爸只是笑一笑,一邊向我解釋一些我不是很懂、複雜的古禮,一邊交代我,其實,將來真的要結婚,這些錢的問題,不只是我和小白臉的事情,小白臉的爸媽也應該幫忙小白臉準備,所以,聘金的事情,照理說,都是會回流到我和小白臉身上,這些禮俗的事情,我爸交代我這個腦袋瓜裝太多行事曆的人,萬事”裝傻”,讓小白臉的父母和他去橋就好了,我們最重要的是去思考我們的婚姻該如何經營?我們有沒有要一起走下去的決心? 

突然之間,我覺得鬆了一口氣。在家中,我是長女、小白臉在他家也是長子,我們倆的個性很倔,向來就不喜跟家裡開口,煩惱自己擔、痛苦自己受,即使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,我們倆除了相互傾訴以外,很少很少向家裡說些什麼。 

但,其實家人都是我們的支柱,在我們需要的時候,他們會適時地挺身而出,教導我們、支持我們、鼓勵我們,在我們需要幫助的時候,讓家人助我們一臂之力,其實那是互助的基礎,因為將來我們的家人需要幫助的時候,我們也絕不會吝於給予幫忙。 

所以,聘金和嫁妝,我決定徹底裝傻,在結婚前一年昭告家裡人我們準備結婚了,讓兩個原本不相干的兩家人,因為我們的聯姻而有所連結。 

希望我真的能放下一切對於錢的疑慮,好好地準備身為人妻、人媳的角色。 


940322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