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老公本該是屬於我的財產,卻被那無情的國家給奪了一半去,軍人妻與軍隊拉扯愛人的故事》


這個消息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。

jimin.jpg
我記得那天是教師節,親愛的小白臉為了解我論文的悶,帶我到北海岸看海的日子,那美麗的海天一色,那紅白相間的大風車,不但勾起我對於戲劇的浪漫憧憬,也沈浸在這樣的美景當中,怎麼也不想離開。 

很奇怪的,每次出遊我們倆的電話總是特別多,似乎是來攪局一樣,輕輕地擾亂了我們原本被美景陶醉的心。 

那是一通人事官打來詢問小白臉明年有沒有意願調外島的電話,我在風車下看著小白臉接著這通不知道該是高興還是難過的電話。在被放羊了幾次後,這次人事官倒是心腸很好地先問問小白臉的意見,若是小白臉也同意明年調外島,那似乎就定案了。 

小白臉喵了我一眼,輕輕地回答著:「應該沒問題,嗯嗯,我回去之後再跟你確定。」 

好像是默契一樣,等他掛完電話,我就等著他告訴我這件事。 

「是哪裡呢?現在知道嗎?」我試圖抹去心中那一點的不捨,假裝若無其事地問著。
『應該是金門!人事講的應該比之前準。』
「那什麼時候?」
『明年2月吧!』 

就這樣我們相互擁抱了好一陣子,沈默成了我們之間唯一的語言。 

然後我說:
「還好嘛,還好是金門,不是東引馬祖的,那是一個我可以到的地方。」
「還好嘛,那時候我正好要準備寫論文,那我就專心寫論文,老公去賺錢。」
「還好嘛,一個月也可以多領個九千五,存起來當蜜月基金。」
「其實真的還好啦,去兩個月可以放半個月的假。」
除了不斷地安慰自己之外,我想不到更好的法子解除接下來的離愁。 

小白臉嘟濃著:『可是明年2月去,後年2月才回,我們預定的1月結婚怎麼辦?』
我笑著開玩笑:「那正好,就不要結了啊,我當我的單身黃金女郎。」 

小白臉追打我,我埋在他的胸膛裡輕輕地說著:「哪時候結婚都不要緊,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緊緊守在一起,只要能夠這樣,何年何月何日結都不會有任何的關係的。」 

兩個人還是笑著牽手看著北海岸的風景。 

但我的心裡除了不捨,還有相信,我相信即使隔了個海,我們的愛還是會克服一切的。 


941024【外島倒數計時98天】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