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無憂無慮、神經粗得可怕的小白臉..居然也有煩惱,而且還是一個不小的煩惱呢!》



小白臉安穩地在金門度過他的第一個月了,雖然有點累,每隔3天就得上一次大夜,雖然有點冷,但是,他這個無敵鐵金剛早已習慣10度的低溫,雖然很寂寞,但是,他總是可以為自己找一點事做。 

而我,也早已緩緩習慣他的作息,雖然偶爾想念的緊,也會上網看看文章,看看相簿,寫寫我們的交換日記,時間流逝了,思念也不再那麼縛人。 

如此這般平靜的生活,迎接我們的常是未來的計畫。 

我常在電話這頭對他說著,我想回台中找工作,住在家裡。即使台中的社工工作機會不像北部這麼多,但是,住在家裡陪伴家人,是我未出嫁前一直想做的事。此外,住在家裡不但可以孝順爸爸媽媽,也可以省錢,存著我們未來的基金,我想著,勾勒著未來的生活。 

小白臉對我的決定永遠是支持的,我們倆,都習慣被家束縛被家牽掛的生活了,住在台中,雖然得去面對我們倆家子人,但是,卻是讓我們都甘之如飴的,因此,我們也常討論起我們結婚後該怎麼規劃,不過,總是討論不出個結果,因為,我們倆的未來總是還有太多變數,他自金門回來,也不知道會被分派到哪?我還是會準備公職,到底能不能順利考上也是一個問題? 

不過,兩個人共同的共識就是,以台中做為未來人生的定居地,努力回到有我們倆共同回憶、共同情感牽掛的地方一起圓夢。 

原本,生活這樣一點一滴的走著,是很無憂無慮的,不過,小白臉有了新的煩惱。 

這天,他機哩呱拉地跟我討論著結婚的時候,我突然冷冷地潑了他一桶水。 

我說:「那個…要討論這一切的開始,是不是應該先提親?或者,你要來跟我爸爸說你要娶我的計畫?」 

小白臉驚呼:「啊!」 

我繼續說:「對呀,結婚前六個月也應該開始準備提親吧,如果沒提親結婚的日期沒定,我們在這邊討論婚禮方式、聘金、預算、婚紗跟蜜月,不是很笨?因為這些很可能會被長輩們一口駁回耶。」 

小白臉:「嗯….這我也不是沒想過…」 

我說:「你想過最好啦,找個機會你應該像日劇裡的男主角一樣,跪在我老爸的面前說『伯父,請你把女兒交給我吧!我會好好照顧她一輩子的!』。」 

小白臉:「…」 

我關心地問:「怎麼了?!」 

小白臉:「我每次一想到要跟妳爸爸說這個,雙腿就發軟…」 

昨天,小白臉突然像想到什麼很重要的事對我說:「老婆,我可不可以拜託妳一件事?」 

我說:「嗯?」 

「那個小提親的草稿妳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?」 

我笑得很開心的說:「這個當然可以啊…不過,身為你的小提親論文的指導教授,你得先把結婚前言、動機跟目的寫清楚,我才能幫你修改喔…」 

小白臉的聲音裡聽起來慘白:「還要寫目的喔…那我不知道怎麼說啦…」 

我板起臉孔,其實心裡一直笑。 

「沒人一開始就會寫論文的,去去去,去找一些文獻探討,找一些人問一下,反正,交出第一版的時候,我會再給你意見的。」 

小白臉煩惱地掛了電話工作去。 

心裡暖暖的,因為小白臉是真的在思考怎麼提親,怎麼告訴我爸爸,他想要照顧我一輩子的心意。這麼捉弄認真的他,我真還有些愧疚之意,其實很想告訴他,他對我的好,我們家裡的人都看在眼裡,他其實不用太緊張,不過… 

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小白臉難得有煩惱,讓他多煩惱一陣子吧! 


950303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