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白臉說..吵架好像是一條結婚的必經之路..結婚籌備指南雜誌說這是一種魔咒..我說只是想要面面俱到罷了,怎麼會這麼困難呢?》



跟小白臉提到提親的事情,我自己也打算先跟爸爸開口我要結婚的計畫,我和小白臉不一樣,從我媽生病以後,我開始學習跟家人多親近多溝通,即使一開始覺得結婚的事情頗難跟父親開口,幸好,父親的開明也讓我多了很多勇氣可以向他說明。 

之前,我和小白臉一致想要辦一個隆重但簡單的婚禮,我們倆個是個懶人,結婚只為了安定和蜜月而已,但是,又不想太背經叛道,我也是一個懶得和世俗解釋的女人,因此,我和小白臉做好美夢,省去傳統禮俗的訂婚,直接採公證然後宴客就好。 

本來以為開明的父親應該會同意我和小白臉的共識,但顯然主意打得太快、太美好,一下子就被老爸駁回了,駁回的理由很簡單,他覺得要不就是去公證結婚,啥事都別辦了,這樣就最省事不用大費周章,要不就是按傳統古禮進行,該怎麼做就做,也不用浪費公證的money。他覺得我和小白臉公證又請客的結婚儀式不在他可以考慮的範圍內。當然,這中間還包含我爸茹素,他覺得結婚請客又殺生對我們倆又是一個浩劫。 

這下好了,我跟小白臉討論半天的方式也被打回原點,當我跟小白臉討論的時候,他雖然也不能全盤理解我爸的想法,他倒也是很同意我爸說的純公證不宴客,對嫌麻煩的他來說,他最終的目的就是能在法律上真正地與我結成夫妻,能不花太多錢,能不麻煩太多人,兩個人完成自己的婚禮大事,他也能欣然接受。 

換我委屈了,其實,我也並不反對公證,我也覺得結婚不用太大張旗鼓,可是,不宴客,讓我有點有苦難言,我真的是難以去一一和我的親朋好友們解釋為什麼我不宴客,是家人反對嗎?還是缺錢?一生一次的婚禮,很多好朋友等著分享我的喜事,分享我的喜悅,我實在是無法接受兩個人只去公證沒有一個正式的宴客儀式。 

當然,小白臉和我爸都說,私下再找朋友出來吃個飯宣布消息即可,問題是,朋友何其多,如果不是婚禮怎麼號召所有的朋友一起來吃飯呢?總之…我對於只公證不宴客抱著遲疑的態度。 

就這樣,我和小白臉為了到底該用傳統的儀式還是只純公證,抑或和我老爸抗爭我們之前的中庸之道,氣氛僵了起來,甚至,我對他說了重話,婚禮說真的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辦的,如果是問我,小白臉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早已是超越證書上所記的丈夫身份,他早就是我的良人,我根本無須一張紙、一個婚禮來證明,今天會認真地想要辦一場婚禮,無非是為了我們周遭的人,為了扶養我們長大成人的父母親,為了一路走來陪我們的朋友們,共同分享我們結合的圓滿結果。如果今天結婚是為了我們自己,我們根本就不必費事準備這麼多,對我而言,小白臉早就是我的老公了! 

講到最後,小白臉幽幽地說:「結婚好像都是這樣呴,吵架是一條必經之路。」,不過,我們也終達成共識,既然是為了周遭的人和自己,就盡量取得一個平衡,不堅持己見,把我們自己的原則和方法說清楚,其他的,就讓兩家子的人一起熱鬧吧! 

果然,連要走進墳墓裡,也要經過一段波折的路途啊..願這只是一開始的波折而已。 


950318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