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用心計較,只為了原民權益》
DSCF3705.JPG




與郁德芳的採訪進行方式很是特別,採訪的時候,他特別地拿出一本看起來像是日記本的書出來,看他一邊聽我們發問,一邊細細地翻閱,不免讓我好奇那是什麼本子,郁德芳不太好意思地說,那是他每天記錄事情的記事本,從水災後就一直寫到現在。 

DSCF3699.JPG

他開始翻著本子,為我們細數著颱風當天發生的事情,8/7下起傾盆大雨、8/11村內年輕人組成自救會開路向外求援、8/12第一批軍隊到訪村落、8/17茂林村落的對外通訊依舊不通等,這個本子就像是記錄著多納遭遇八八水災後的小型縮圖一般,當時的驚險與恐慌,在一連串的事件記錄下,更讓人體驗到災害時的恐慌。

除了災後的物資空投外,對外道路的搶通,茂林的速度仍比不上其他地方,因為缺乏重機械的進駐。直到兩三週以後,鄉公所才有所謂的急難救助、慈濟也給了災民3000~5000元的補助金,而農業損失也視損失補貼3000~40000元。

關於多納溫泉整個被沖毀的受災戶,後續就面臨了是否要遷移至永久屋的問題,對於永久屋,郁德芳也多次前往說明會瞭解,雖然他本身不是受災戶,但是對於原住民未來面對的困境,他也十分關心。
 
郁德芳認為,永久屋的條件限制十分嚴苛,雖然可以擁有永久屋的土地和房子,但就會被限制無法進入原先擁有的地方,因為要保持原有的自然;然後永久屋只能繼承三代。

因為這樣的限制條件,讓郁德芳以及其他居民開始覺得不大對勁。

但是,郁德芳聽聞有些居民簽訂了這樣的條件,他認為說明會本身不夠清楚,所以還有很多居民目前仍在徘徊中,不知道是不是該簽訂同意書,搬到永久屋去。
因為說明會和法令目前仍在變動,使得居民目前無所適從。

甚至於,這樣設計永久屋的想法與條件,對於原住民的歧視與不尊重,幾乎是要滅了原住民族。

對於原住民來說,土地就是他們生存的依靠,只要有土、有水,他們就可以隨意種作物維生,一旦將山上的土地放棄,搬到平地去,老了、沒有工作以後,生活會變得很困難,這些,都是在設計永久屋或鼓勵村民離開部落的時候,沒有替原住民考量到的問題,屆時,就會造成社會很大的問題。

政府用法條來限制原住民的遷徙,又帶著官員來評定所謂的安全不安全,不安全的時候,評定為特定區的時候,就會強制將災民驅離,這樣的作法是不尊重原住民的基本權利。

郁德芳認為,即使未來土地評定為不安全、紅色警戒區,也可以不用強制徵收的方式,而是在危險的雨季,例如4-9月限制進入,讓土地休息養生,但在安全的季節時,原住民又可以回到他原有的土地。

未來,不管是在遷村、國土保育或是部落重建的規劃上,郁德芳都希望政府可以破除漢人的思維,站在原住民的角度上,多聽聽當地原住民的想法與意見,再來規劃所謂的法案與政策,這樣,才算是真正地落實尊重原住民與依據原住民基本法規。


981224

~本文、圖片為本站所有,引用必註明出處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