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心最可怕的不是停止,而是存在卻麻痺》IMG_3416.JPG




昨天和老公一起去吃小火鍋,一邊吃一邊看著電視新聞,正好正在播放社工員掩面落淚被記者追著跑的畫面,隔壁桌的鄰人開始討論起這個個案,有同情也有難過,我試圖靜下心來聽聽看新聞的人的說法,再對照自己面對這則新聞的想法。

有很多想寫的,也跟相關的人討論了一些,或許自己不在當事圈,有很多疑點和疑惑靠著片斷與有些誇張效果的報導是無法釐清的,所以批評與檢討,我想就留給當局的台中縣、南投縣以及主政的兒童局,唯一一點小小的請求是,請公佈相關的檢討會議與決議給普羅大眾知道吧,讓他們真正能夠去了解到底是哪一個環節有問題,未來可能的改善方向是什麼。

不要總是隨著媒體起舞,看好戲真的會比改善現況來得重要嗎?究責會比想辦法讓這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來得好嗎?換成不同的社工、不同的老師,真的就會有不同的作法嗎?為什麼不想,我們還可以怎麼樣幫助這群在前線打拼的夥伴們。

最近很多社工夥伴都被這樣的報導給影響了,有的生氣、有的麻痺、有的擔心、有的氣餒,更有的寫了許多平反與心情抒發,我自己也有點紊亂,很多話想說,卻又怕說不完全,變成一個為伙伴卸責的人。

我曾經在冷血社工這篇寫著心情,當時也是因為類似的事件引起的風波,令我感傷的是,當初報導結論,和現在的報導,似乎還是相去不遠,大家始終還是纏繞著社工經驗不足、人力不足、誤判情勢等,即使媒體炒作了一陣子,過一段時日,這件事情又會沉寂了,大家又會默默地忘記了在前線衝鋒陷陣的人,或許也忘記了制度殺人這件事情,反正一個社工走了,就會再有另一個社工默默地遞補上。

人不足,喊了幾十年還是一樣。
制度不完整,說了半天還是沒變。
待遇不平等,大家始終還是留在這裡。

這兩天跟在國外當兒保社工的同事聊這件事,她談到了國外兒少保護的作法,我回顧自己過去當兒少保護工作的歷程,確實,我們在這一塊,制度、資源都還是不夠,尤其當案件又跨越縣市甚至是其他領域的時候,評估也變得比較繁重與冗長,這也確實影響到一些緊急事件的處遇,但是,試想,當社工必須花自己的錢假日去出勤,到了門口久候沒有開門,也沒有權利與資源破門,到底得等多久破門才是合法卻又不影響判斷的?

當預算不足,出勤費用被控制的時候,又有多少社工是免費在做這樣的事情,又曾經,我就被要求過要審慎評估每一次的出勤,否則,可能會有預算超支的可能性。社工畢竟也只是一個人,能夠透過多少資訊來判斷一個情勢是緊急的還是開玩笑的?效益如何評估?

我們也很希望有24小時待命機制,像警察、消防員一樣,一有民眾通報就去處理,但是試問,又有多少預算成本支持著我們呢?我們領的是普通上班族的薪水,做的卻是人民保母的事情,每條人命都掛在我們的身上,一出事我們就成了頭號公敵,這樣吃力不討好的工作,我們始終都在做。

我們願意做,相信自己能有改變社會的力量。
所以,我也很願意相信,雖然我們真的可能做得不夠完善,但那一定並非某些學者說的散漫!!

熱血的心可以停止,只要不當社工,就不用再背負這樣的人命責任了。但是,我卻希望給在這些事件背後默默努力的大家們鼓勵,請大家還是努力在這樣的第一線努力吧!!可怕的是熱血的心不再存在。

大家加油。

相關文章延伸閱讀~
1.社工一起站起來~我們有話要說!
2.「攜子自殺」誰之過?
3.台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
4.4/19才是社工日
5.究責到底!!


990421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