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喂....親愛的老公,你給我滾過來,我有話跟你講捏...》




喂,親愛的老公:
 
今天中午的時候,宜蘭發生了七級的大地震,台北也是上下左右震得東倒西歪,我想,你在南台灣一定沒什麼感覺吧?若是有的話,你一定會打通電話來報個平安,或是問我有沒有事情吧?
 
今天下午的時候,我跑去學校的保健室看醫生,因為我的喉嚨真的不太舒服,奇怪的是,我都按照氣象報告說的穿衣服,不敢少穿,沒想到,病毒還是找上我。不過,還好的是,它沒讓我流鼻水、頭痛之類的,但是,為了怕後來的症狀嚴重,我還是聽你的話去看了醫生,因為我知道,萬一我生病的話,你一定會很難過,就像你生病時,我也同樣會難過一樣。
 
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,不讓你擔心,因為,我們還有好長好長的一段路要走,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沒做,還有很久很久的故事要繼續,所以,我絕對不會讓自己有半點意外、半點損傷,同樣地,親愛的,你也要好好地為我保重身體,你知道,你生病時我也會一樣生病。
 
今天你又被軍營裡的學長堵到,凹你去喝酒。你的命怎麼會這麼苦呢?
 
還記得你剛進左營的時候,學長問了你三件事,
「抽不抽菸?」
『不抽耶!』
「唉,枉少年啊枉少年…」
 
「喝不喝酒?」
『我也不喝。』
「唉,真是枉少年!」
 
「那有沒有女朋友阿?」
『有,在台北。』
「那有沒有多交幾個啊?」
『沒有,學長我只要一個就好。』
「唉,你的人生真是枉然!」
 
你的學長下了結論之後,對你搖搖頭。
 
你把經過告訴我的時候,臉上帶著笑,心裡卻不太高興。質問你,是不是覺得一個也太少?要在左營也包一個嗎?你趕緊求饒,要我不要多想,你真的覺得一個就好了。我笑了笑,吐了吐舌頭,故意對你說,也對,像你這樣的小白豬也只有我才會要。
 
當然,你知道我是跟你說笑的,我懂你,就像你懂我,我們心裡的那個地方是容不下任何的其他人,我們對感情都很固執跟執著,也許就是這樣的特質讓我們一直以來都這麼堅貞地認定著彼此,從不三心二意。
 
只是,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你不諳應酬,菸酒賭樣樣不來,面對軍營裡的龐大人情壓力,你到底該怎麼面對?
 
果不其然,到左營後,你已經第二次被拉去喝酒,還有一次是躲得快,沒被抓到,但下次呢?下下次呢?你到底要怎麼辦呢?
 
你這麼不能喝,喝一瓶台啤就嚷著頭暈,今天喝了三瓶就吐了三次,午餐全被你吐光光,心裡真是又急又氣。急得是你的身體,氣的是你那些討厭的「酒肉長官」,動不動就拉你去拼酒,酒又不是不用錢,你不喜歡幹嘛老是喜歡拉你去呢?想我可是你最愛最愛的老婆耶,我撒嬌要你喝一兩杯,你都不肯就範了,他們居然還用權勢逼你喝酒,真是氣煞我這個旁人。真想陪在你旁邊,吼著這群仗勢欺人的討厭鬼,就不能給我家老公喝果汁就好了咩。
 
但,你總是難過又無奈地對我說,你實在推不掉。我除了急得對你生氣之外,又不能殺去左營開罵,也能瞭解那種「人在江湖、身不由己」的苦楚。親愛的,請原諒我一時的氣急,因為我實在捨不得電話的那端你居然在吐,我捨不得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,只求你能順利逃過一次又一次的應酬,下次,我再帶一些解酒液給你?
 
唉,我可憐的老公。
 
我在台北幫你拜拜,那些酒肉長官要喝酒的時候,通通遇到你上班。
 
永遠想你愛你的老婆
 
931013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