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親愛的婆婆....我知錯了,請原諒我的無知!》




真是才說了嘴就打了嘴。 

正在暗自高興我們家小白臉已經在我家獲得眾多的掌聲,我居然就惹惱了自己未來的婆婆。唉,還沒出運就算了,還惹得老人家不開心。 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是覺得自己沒有長輩緣,大概是因為自己對於”長輩”總是比較拘謹,無法像朋友一樣敞開心胸講話、或是開點玩笑之類的。也因為家庭成長的關係,爸爸是家中七子,家族總是一拖拉庫,而且年紀與我都相距甚大,漸漸地,我就越來越不能自在地跟長輩在一起。 

讀書後,這種症頭更嚴重,當慣了好學生、乖寶寶,在師長面前只能唯唯諾諾地卑躬屈膝,即使老師視我如己出,我就是無法把老師看做自己的朋友一般對待,表面上微笑著,其實心裡在顫抖,不知道如何進退應對。 

所以,我幾乎是沒有忘年之交,跟我的同輩緣幾乎是背道而馳。 

剛認識小白臉的媽媽,嗯,應該改口未來的婆婆時,我以為她是一個很和藹、很愛笑的長輩,但是,因為他們講的是閩南話,講的不只快而且腔調又跟我們這邊不同,很多時候,我是聽不太懂他們(指的是小白臉的家人)講什麼、笑什麼,我只能在一旁陪笑、點頭,感覺上自己就是一個十足的外人。 

這是見面的印象,但是,從小白臉的口中,得到的又是另外一個樣貌,婆婆其實是一個標準很高、刀子口的女人,對於小孩子的成長,多數是以責罵、挑剔取代讚美,也就是「做好是應該,而不乖就該罵!」,和其他一般的媽媽一樣,也容易串門子相互比較一下孩子的成就,一旦覺得自己的孩子成就不如人,她總是會耿耿於懷。但是,其實,她又是一個極傳統的女性,家事不用公公操心,雖然嘮叨歸嘮叨,她也從無硬性地去阻止哪一個孩子想要走的發展。 

面對這樣高標準的婆婆,我膽戰心驚、我戰戰兢兢,卻怯於自己沒有跟長輩交好的手段,我其實蠻害怕去小白臉的家,蠻擔心面對婆婆! 

或許是因為接觸的少吧,自然她對我的瞭解也不太多,只有從小白臉那聽來幾個資訊,我家的情形、我的學業成就等,但也就僅止於此。 

第一次,我覺得我無法跟小白臉一路走下去是因為宗教信仰。因為我父母信仰的是一貫道,而晴天霹靂地是婆婆居然厭惡這個宗教,在我和小白臉剛交往的初期,我們也曾為了這個不同的信仰有過討論,雖然,在小白臉的部分不告知之下,我們暫時將這個問題延後了,但是,我心裡總是有些擔心著。 

第二次,感覺到婆婆對我不太滿意的時候,是小白臉透露出的訊息,每次他回家後,婆婆的嘲話諷語總是讓我覺得我好像霸佔了她的兒子,而她在發出不平之鳴,她希望我跟小白臉不要太黏。(唉,這點一直想改進,卻怎麼改不了) 

第三次,就是我的任性惹的禍。我是一個脾氣來就來、走就走的火山女子,每次一旦氣頭上我就總是會不顧一切地去吵、去爭,好像總要吵個頭破血流才高興。但是,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,只是,太在乎自己的感受,太過度任性地去要某些其實不是很重要的東西。所以,每當跟小白臉吵起架來,我總是很難冷靜,雖然總是在學習克制,但還是會有一兩次克制不了的時候,尤其當小白臉又傻傻笨笨地去踩我的地雷時,情況總是一發不可收拾。 

交往一陣子的時候,小白臉總是會像個小朋友一樣陪著我一起掉淚,兩個人隔著話筒無力地吵著,而他,只要一吵架,總是會被精明的婆婆發現,心疼他的兒子居然被欺負。 

她叫他不要傷心,天涯何處無芳草,何必單戀我這枝花? 

小白臉沒放在心上,但是,我卻總記掛著,原來我並不是婆婆心目中的理想媳婦。 

那天,小白臉放了長假,他留在台中當孝順的兒子,而我在台北忙碌地過著。原本也都好好的,我也覺得讓小白臉盡點陪伴的孝心,自己的罪惡感也少些。只是,真的很不巧的是,小白臉原本答應我要回家的時間沒回家,一個晚歸又讓我十足地不高興。 

其實,我並不是氣他晚歸;也不是氣他陪媽媽姊姊不陪我;更不是跟他的家人吃起悶醋。 

只是,我不喜歡失約。那種說好卻又被破壞的感受,會讓一個人耐心盡失,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時候說的話? 

就這樣,我們又在電話裡悶了起來。 

自然,婆婆也發現了,在我和他掛完電話的同時,她也介入我們的吵架風波,在小白臉的面前數落著我的不是、我的強勢、我的小題大作,小白臉無奈地夾在兩個女人的戰爭,兩邊都當不成英雄,兩邊都成了過街老鼠一起喊打。 

唉,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?我總是自以為是地覺得吵架是兩個人的事情,兩個人吵吵就算了,再多個人事情突然棘手的很,更何況那個人是未來的婆婆! 

強勢、任性是我這個人在愛情裡給人的印象,很多時候我似乎找不到反駁的點,但是,我總是覺得那就是我,我不想為了什麼事情而去改變那個原來的我,因為改變了,就不再是我。 

但是,親愛的老公,我想,以後就要真正地成為夫妻了,那個強勢任性總是不顧一切破壞的我,也該消失了,因為唯有消失才能創造更美好的未來,更適合的共同體,這不是為了愛情,也不是為了親愛的你,而是為了我自己,為了使得自己更柔軟、更Sweet! 

而親愛的婆婆,請原諒我的強勢與任性,我知錯了,請多給我點時間改變吧! 


931029 

批ㄟ思:我那天才老公總是有辦法哄我,雖然我為了未來婆婆的事情哭得晰哩嘩啦,但他安慰我,我還沒有真正成為黑名單,他才是真正的黑名單,怎麼比,我都沒有他慘。雖然知道是安慰的話,但心裡總是安定,雖然沒有一開始就受婆婆的歡迎,但是,未來一定可以辦得到的。Try it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