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手邊的孩子們…有可愛、有調皮、也有讓我傷透腦筋,我多麼希望親愛的孩子們…你們都能好好快快樂樂地長大!》


九月份,新的電腦到了、電話有了、影印機、印表機一應俱全,終於,開始有了上班的樣子。

我的工作主要是弱勢家庭的兒少經濟扶助案的家庭訪視,以及,兒童及少年保護案件。

當然,我手頭上從九個月大的寶寶到15、6歲的少年少女都有。

九個月大的寶寶是因為媽媽入獄,親生父親不知去向,法定父親又無法扶養,外公外婆也無力扶養,因此,需要社會局介入。他是一個很可愛的男寶寶,我很難忘第一次看見他,他害羞地對著我笑的樣子、也很難忘,陪著他到醫院去做健檢,他因為打針哇哇哭的樣子、更是難忘帶他離家的當天,他因為生病軟趴趴地趴在我的胸前,連跟小白臉叔叔嬉鬧的力氣都沒有。

他是母親沒有預期下生出來的孩子,目前雖然有我們介入幫忙,但是,後續,媽媽的扶養能力、他後續的照顧問題,常常讓我陷入一種深思,如果沒有確定要生養的計畫,請好好地保護自己及下一代吧。

他一出生就失去了爸媽,未來呢?看著他稚氣的笑容,我感到有點悲傷。

15、6歲的少女一見面聽到她細微的聲音,我感到有點不捨,不過,後來聽著她敘說著她如何憎恨著她的父親,她又是怎樣安排著自己的生活,我像是看到了自己妹妹翻版般地擔心煩惱。

一個正值叛逆期,卻又單純到可以的女孩,以為自己可以全然靠自己在外生活,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未來?想著可以玩樂的生活,當然不喜歡家裡需要做這個負擔那個的責任?

這樣的孩子,可想而知,家裡的長輩似乎也無法不管教?但是,打罵孩子得來的結果就是孩子可以控訴家長家暴,本來是血親關係的兩個人,見了面,妳說他的不是,他數落著她的忤逆。

看著這樣的家庭,我充滿了無力感。我能給他們什麼?我何嘗不願意勸小妹妹多想些、多考慮些?凡事不是自己開心就好了?可是,她又能聽進去多少?不然,怎麼會勸了六個小時,一返家,她還是逃出去了?

可是,轉念一想,我記起了她父親告訴我的,這孩子還是有一點點進步,至少離家還會打通電話報平安。是啊,人的改變本來就不是一瞬間的!或許,我和這個父親,都需要再多給她一點時間、一點思考吧?

在我未來的工作生涯裡,還會出現多少這樣子的孩子?我不知道。
或許,我會一直一直掙扎著、一直一直無力著、一直一直為他們煩惱著。
但是,我由衷期盼著,希冀我能付出一些力量,讓他們能夠快樂地成長。


950912

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,引用必經作者同意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