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時候,我也很懷疑自己怎麼會有勇氣走入婚姻,尤其是當了社工以後…》



有一句俗話說「男怕入錯行、女怕嫁錯郎」。

當了小社工之後,才去慢慢體會,原來,女生嫁錯老公,真的是很可能會賠上一輩子的幸福跟未來,結婚,真的不是想像中那樣浪漫與美好的。

聽故事,好像就在看電視劇裡的「藍色蜘蛛網」或是新「玫瑰瞳鈴眼」。

小美(化名)原有一位外籍竹科工程師,穩定交往6年中,也即將論及婚嫁,甚至小美也至國外將未來的生活環境看好了,若不是家中父母的反對,小美或許早就遠嫁他鄉。

沒想到,母親突然的一次病發,住進了醫院的加護病房,外籍工程師卻留置國外無法來台探視,讓小美傷透了心,也負氣不再與工程師男友聯繫,轉而觀察身邊的這位有追求之意的男子-阿發。

阿發不是一個家境富有的人,擔任業務工作,雖然外表看起來好像不是很正派,但是行事作風卻處處在感動小美,他噓寒問暖地送餐到醫院,陪伴小美這一段最難受的日子,小美家中需要粉刷、清洗,阿發沒有排斥地隨傳隨到。

雖然家境不富裕,工作也還尚可,但是勤勞肯做事及孝順是阿發的優點吧,小美心想。

雙方家庭的複雜程度不一,小美是標準的雙薪家庭長大,父母親有固定穩定的收入,而阿發家卻顯得神秘兮兮,小美沒有多加思索,或許是自家的單純,讓她對於外界的一切都顯得信任無疑。

雖然雙方家長第一次的提親談得不歡而散,但小美已懷有阿發的孩子,不得不就此嫁給了阿發,雖然婚前有聽聞阿發一些債務的問題,但阿發說,那些都是因為他講義氣借錢給朋友的結果,他保證,業務工作收入豐渥,他怎麼也不會讓自己的妻子餐風露宿。

小美被阿發的誠意給感動了,允諾嫁給了阿發。孰知,婚姻的開始,也開啟了小美不幸的開端。

阿發擔任汽車業務,收入沒有像他之前說的月入10萬,反而是有一月沒一月的收入,小美雖然辛苦,但卻也不以為意,畢竟自己也有在收入,這些錢她應該還負荷得起。但沒想到,惡夢卻在結婚後開始,阿發打腫臉充胖子的結婚,所有結婚的錢都是借貸而來,且是向高利貸借來的,他希望小美可以先將她的部分積蓄來協助他還債。

小美能如何?怎麼會知道原來他是借錢結婚的?!

把自己的積蓄全部都拿出來幫助阿發還債,原本希冀可以和阿發共組一個美滿家庭的她,卻開始發現阿發的真面目,藉口賺錢的阿發不斷地晚歸早出,甚至是不歸。因為信用破產無法使用信用卡,小美還借了一張卡讓丈夫使用。

在結婚的初期,阿發就曾動手打過她。

就這樣,她嫁了一個有名無實的丈夫,除了不斷支付丈夫在外的帳單外,她不明白,這個丈夫到底還對家裡盡了什麼樣的義務?除了肚子裡的孩子能帶給她一點歡愉之外,她又十分恐慌丈夫晚回的酒後發瘋。

這一切的一切她無法讓其他人知道,上班時偷偷哭泣,臉上有傷時,就得對身邊所有的人謊稱是跌倒或是車禍。

直到有一次,她打了電話給丈夫,是另外一個女人接的電話,還追問她:「妳和妳老公不是分居了嗎?妳還管他做什麼?」

她才又發現了更慘烈的事實,丈夫早就在外金屋藏嬌,而她卻傻傻笨笨地一直支付他在外的一切爛攤子。

為了抓到他通姦的證據,她一個女人,抱著孩子寄放給父親後衝去KTV拍照,卻遭到更不堪的對待,丈夫當著其他同事的面羞辱她,當著面與其他女生摟摟抱抱,還笑著說她不會有證據說他通姦,隨後就拿起啤酒瓶丟她。

直到那時候,目睹這一切的小美的父親才驚覺,這男人是不可依靠的了,小美的婚姻應該是得到此為止了。

小美一個人抱著孩子在外遊蕩,坐在車上,實在是不知道該何去何從?

面對這樣的丈夫、這樣的家庭,她能做什麼?一絲帶著孩子一起去天國的念頭就閃過。她接到了父親的來電,父親要求她回家,身為父親的保護她,她卻哭著說,害怕將這一切惡夢轉嫁到自己的家中。

父親生氣地掛斷了電話,小美繼續接到母親的來電,母親打電話來哭著說:「妳爸爸拿了菜刀到樓下門口了,他說他要殺了那個男的,即使要他去坐牢也沒關係,一命換一命。妳回來吧,回來勸勸他啦!」

從恍神中驚醒的小美,她發現自己的軟弱卻累了自己的老父親,如果她無法堅強起來,這上老下幼需要她照顧的人怎麼辦?她愛自己的孩子,也不想就此結束孩子的生命。

她決定離開,結束這一段不堪的婚姻。

當然,接下來才是婚姻戰爭的開始,阿發當然不肯輕易答應離婚,對於孩子的監護權,他也希望可以爭取。幸好,因阿發有家暴事實,小美得以與其和解協議離婚並取得孩子的監護權。

但離婚只是一個階段的結束,單親母親接下來所面臨的所有辛苦與痛苦,小美仍持續對抗中。沒有錢讓自己的孩子上幼稚園,為了前夫所留下的債務,感到喘不過氣來!

所以,小美一臉迷惑地告訴我,婚姻怎麼會是這個樣子?而回想起過去的她,她也不斷地質疑自己,當初是鬼迷了心竅嗎?怎麼沒看清楚良人的臉與心,良人變成狼人?卻要持續受苦受難被折磨一輩子。

不過,我提醒她,她是如此地堅強與努力地從過去的陰影走出來,雖然目前仍是很痛苦,但是,身邊有這麼多保護她和支持她的人,她應該要珍惜目前擁有的,持續努力下去。

讓我膽顫心驚的當然是一個人的善變。

看著小美說著阿發追求她時的老實可靠,再比對婚後狼心狗肺的手段,我始終不明白,這對夫妻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?阿發到底為了什麼結婚?如果不想要負責任,何必結婚來約束自己?

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在荒唐事後怎能又遊戲人間?如果一個人維繫一個家,想要如何自由自在?那又何必委屈自己去找一個包袱來背?背上了以後才又不珍惜地丟在地上糟蹋蹂躪!

但換個想法想,小美何嘗不是個勇敢堅強的女性?她努力地縮短這讓她痛苦的婚姻生活,重新出發尋求自己和女兒新的人生,未來還有很久很久,幸福不見得遠離了她。

這或許會讓我對於婚姻帶有一些恐懼之心,但也讓這一點恐懼之心給我更多踏進婚姻的準備,兩個人共組家庭的共識其實不只是優點、缺點的大曝光,更多的可能是兩個家族的結合,結婚是責任共享的開始,如果無法同甘共苦的話,或許,還是過著自由的生活來得好。

未來的路可能不好走,但是,要走,就希望不要走到像小美阿發這樣的地步!
自勉之


951114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