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社工在工作上的碎碎念與報告》



「林小姐…妳覺得這個孩子我們可以怎麼辦?爸爸媽媽不想要她,她又只要無血緣的媽媽照顧,孩子本身的偏差行為又讓爸媽頭痛…」

每天早上,我幾乎都得為她操煩著,可是,卻也無力得很。
孩子不願意返家,跟家庭不溫暖需要照顧的孩子畢竟不一樣!

爸媽希望有一個乖巧聽話可愛的好孩子,不要偷竊說謊的壞孩子!
孩子希望有一對恩愛溫暖的父母親。

希望畢竟是希望,孩子出了問題,父母親還是一再地推卸責任。
無辜的孩子被夾在中間,而我什麼忙也幫不上!

希望她可以乖乖返家,接受輔導;她卻怎麼樣也要跟沒有血緣關係的媽媽在一起,偏偏,沒有血緣關係的媽媽怎麼樣也不願意接受照顧她的責任,她希望有個乖巧聽話可愛的乖女兒,也不要一個說謊偷竊可能會惹麻煩的女兒。

爸爸有爸爸的要求、媽媽有媽媽的要求、孩子有孩子的要求、學校有學校的要求…

我掉入循環的陷阱裡,帶孩子返家→孩子逃家→再帶孩子返家→孩子再逃家!

「林小姐,妳跟我先生說請他不要一直拿憂鬱症來威脅我」
「林小姐,妳跟我太太說,家醜不要外揚,我們的問題自己解決,請她不要老是回家抱怨」

你們為什麼都不願意自己說?

我默默地在心裡這麼說,接了幾個家暴併疑似目睹的個案,我的無奈更凸顯了,明明就是成年的兩個人,明明就是可以溝通的兩個人,卻可以要我一個社工員傳話,看著孩子平安無事,一顆心放下了不少,可是,看著他們的父母親持續地為了家務事不斷地互相傷害爭吵,我在想,這些孩子們的心靈或許早就缺了一個口,但是,我卻對夫妻之間的問題幫不上忙,如果我的勸說他們聽得進去,他們的問題也不會到這來了?

可是,台灣的夫妻家族治療、諮商協談少之又少…能踏出這一步,向外尋求的夫妻又更少,是不是就這樣子拖著拖著,拖到孩子長大?

好累,好累!

同事看我上班無力無元氣的模樣,以為我是準備婚事忙昏了頭,可是,我自己卻知道,我是對於處理個案問題的無力無奈感,明明知道個案工作本來就沒那麼好處理,可是,一點點成就感都沒有的結果,就是讓我不禁自問:「上班這麼久以來,我到底做了什麼?!我知道我自己要做什麼嗎?」

每次跟同事討論個案的結果,似乎總是無疾而終。

因為,改變的力量來自於他們自己,如果他們不願改變,即使我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也只能等,等待成了社工員最常做的事,等個案改變、等事情發生、等著等著,有時候不免想,這個工作真的適合自己嗎?

還有多少正面能量可以消耗呢?
還有多少正面情緒可以宣洩呢?

似乎,我也陷入了黑洞裡!


960403

圖片說明:阿里山的許願池,願自己能夠有智慧、更有力量去面對這一段工作上的低潮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