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那一夜,我意外地接觸我on-call出勤的第一件兒保案,卻也是我第一件登上各大報頭版的案子,許多第一次我都奉獻給了這個案子,很多話來不及對還未長大的妳說,希望經過這一段時間,所有的人真的能因妳的犧牲而得到更多的幸福》




一直很猶豫,該不該把這個故事寫出來,是我的親身經歷,也許很多我的朋友看了以後,也會大驚。喔,原來處理大名鼎鼎、沸沸揚揚邱小妹虐童案的社工就是妳。但是,對我而言,她只是我工作的其中一案,很多案子都跟邱小妹一樣,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,是醫療體制下的犧牲者,而我的工作就是去協助這群弱勢的人,幫助他們離開惡夢,追求幸福。所以,我決定還是寫,寫出來與大家分享我的經驗,以及我看到的一切,或許不是全面的,但是,是我的親身經歷。

那一夜,大約是半夜兩點半,我剛結束報告正準備上床休息的時候,接到專線一通急急忙忙的電話,說是前兩個值班的同事已經去處理案子,現在手邊有一個新的兒保案,小朋友已經在仁愛醫院,因為我離仁愛醫院距離最近,希望我可以支援。

因為隔天已經沒課,聽起來這個案子似乎很緊急,因此我就答應了,收拾著東西就急忙地趕到仁愛去。一到仁愛急診室時,醫院還是像我印象中的一樣忙亂,我急忙問護理人員,有一個家暴的小女孩有沒有送到這裡來。護士跟我說她正在做插管治療,我心想,這心狠的父親下手真重!就我以前陪母親就醫的經驗,如果需要插管的情形通常不太樂觀。

為了確認小女孩的病情,我向急診的醫師詢問,醫師向我說明她腦下出血,目前意識不清,需要緊急開刀,但是,目前院內沒有病床,必須協調轉院。因此,我就待在仁愛醫院裡等待醫護人員聯繫醫院。一方面,我也和專線的人討論,因為找不到相關的家屬,以及小朋友的情況危急,先進行緊急安置的行政處分。 
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,醫院還是聯絡不到其他可以轉過去的醫院。我心裡狐疑,整個大台北這麼多家醫院,就這麼剛好,一張病床都沒有?不過,那部分是醫療專業評估的部分,我以為人命關天的事情,沒有醫院會拿病人的命開玩笑的。(事實證明,我太天真,很多時候事情並不是像表面一樣簡單。) 

等待的同時,為了爭取時效性,我放棄在醫院痴痴等待,決定先到警局去做瞭解並送處分書給父親。交代醫院後續聯絡的方式後,我就離開醫院先將行政處分的事情解決。在警局的同時,醫院傳來小朋友已經轉到台中的消息。 

其實,那時的我並不訝異,因為在醫院的時候,護士就曾表示如果北部地區都沒有病床的話會往中南部送。我還感到有些欣慰,快點送總比在醫院枯等來的好,雖然像她這樣腦部有傷的病患要移動是需要審慎評估的,但我相信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。(我母親以前也曾經考慮轉院,也是由於路途遙遠而放棄) 

這樣忙完已經是凌晨的五點鐘,我的工作也暫時告一個段落,之後小朋友的後續都會由早上家暴中心的社工員接手,由他們主責瞭解未來的情形,以及後續的處遇狀況。

很多資料當天晚上我都沒有收集到,只能先將父親的監護權剝奪,然後,將生命垂危的小朋友交給醫療體系去拯救,但最該拯救的是整個家庭、整個社會。一定有什麼環節有問題,才會有個父親半夜喝醉酒帶著小女兒到處遊蕩,最後還因為出手太重而傷了一個小女孩的生命,她甚至都還來不及長大! 

親愛的,社工姊姊其實還有很多話沒有跟妳說,我相信,妳一定還來不及搞清楚,為什麼爸爸喝了酒會打人?為什麼媽媽不在身邊?為什麼當妳受傷的時候醫生叔叔還沒有辦法救妳?為什麼?好多為什麼都還來不及跟妳說清楚,妳就得到天堂去,可能必須再度投胎成為人,這一切讓妳來承受真的是一件太沈重、太痛苦的傷,但是,姊姊希望妳能帶著全新的靈魂去開創新的生命,而妳留下的這些為什麼?讓我們這群大人們努力來找解答,努力地讓妳未來生活的社會沒有這些為什麼。

謝謝妳帶給我新的一課,也給一群在俗世中曾忘記自己使命的人們一個警惕,只要是跟人相關的職業,只要是掌握權力的人們,請不要忘記自己的責任與義務。 


930127 

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,引用必經作者同意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