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差一點我跟小白臉的婚禮就毀了…,真的只差那麼一點點…,這一切要從借錢說起...》




小白臉這個男人的腦袋單純,他的世界裡也大多是彩色或白色,對他而言黑暗的社會是不存在的,因而,大多數時間他會相信別人,會去傾聽別人,也不太會拒絕別人。別人找他幫忙,只要他能力所及他絕不推辭!陌生人要發傳單給他,他總是接下後笑著說謝謝;路上的訪員如果攔下他,他不但不會生氣還會當個乖寶寶把問卷填到好;要是有推銷員要推銷東西給他,即使他再不願意買,他還是會聽他說,即使面對陌生人,他不善說謊的個性更是顯露無遺,也因此,他常常就半推半就地買了街上、路邊推銷的東西,然後被他媽媽跟我罵得狗血淋頭。
 
就因為他這種好到讓人擔心的個性,我怕他到軍中去後會被吃死死,在他進去前,耳提面命該怎麼拒絕可怕的誘惑以及潛在的危機。誘惑當然就是菸酒賭博之類的,他進去前當然是一樣也不碰,進去後,長官總是喜歡小酌一兩杯,他能推則推,推不掉的也只能勉強喝個幾杯。菸他就死都不碰,連二手菸他也受不了,還特地去買了個口罩,以防被二手菸毒死。賭博他不喜歡,還好,身邊的長官也不找他賭,誘惑總算是還擋的不錯!
 
而我認定的潛在的危機就是「金錢糾紛」,我有幾個好朋友都是軍人妻,我在大學時也認識幾個在軍校就讀的學長,對於軍隊的一些模式我也偶爾聽到一些傳聞。如軍人的錢很好騙、跟會被倒會之類的。在這樣的前提之下,為了怕小白臉惹上這些金錢糾紛,我跟小白臉有一個共識,絕不借錢、不跟會,若是真要借錢,那就抱定了不討回的決心,有了共識之後,他的薪水也由我保管,我負責替他存款、繳卡費、匯生活費,有了我這一關,我想錢要莫名其妙不見可能還蠻難的。  
 
不過,我的如意算盤打得太早。
 
有一晚,小白臉打電話來,戰戰兢兢地告訴我有個學長想跟他借五萬元,問我他的存簿裡有沒有五萬可以借人?
 
我的口氣自然不是很好,心情頓時不爽地問他:「我以為我們已經有共識了,你不會借錢給任何人?」
 
『學長說他有點急,只是要周轉,他過兩天應該就會還我了?』小白臉知道自己理虧,聲音很小,除了一直道歉外,還很難過自己的一時衝動,不過,他那個人一旦答應了,要他改變主意實在不容易。
 
看他一直掛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,我也心軟了。即使語氣差、即使一直碎碎念,我還是拿著他的卡,準備到ATM去轉給他借人。
 
在轉之前,我還是不放心地放話:「我可是跟你講喔,這五萬裡有我們結婚基金喔,你要是討不回來,就別想結婚了!」
 
不過,怎麼轉都失敗,原來是小白臉當初申請晶片卡的時候沒有申請ATM轉帳功能。(看來當初有未卜先知!)無法轉帳,這場借錢風波就淡淡地平息了,而小白臉也一再地保證他再也不會衝動借錢給別人了,以後他會跟別人說他的錢都不在他身上,要借也沒有!
 
我原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,直到有天小白臉又去參加應酬時,回來緊張兮兮地跟我說:
 
『老婆,好險喔,好險我的卡片沒有轉帳功能?』
 
「怎麼了?」
 
『我今天去喝酒啊,聽到士官長跟學姊她們交代,不要再借錢給那個學長了。』
 
「為什麼啊?」
 
『他們說那個學長被一個女的騙了,一直借錢給那個女的用,說是要投資,旁邊的人都覺得他是被騙,就他自己不知道。我聽其他人說,他已經跟裡面的人借了不少的錢!』
 
「是喔…」阿彌陀佛,真是好險。「然後呢?」
 
『他們說,那個學長之前已經被騙了400萬,現在又一直跟別人借錢去填那個無底洞,連那個女生的手碰都沒碰過,真的是很不值!而且很奇怪喔,他們說那個女生長得並沒有很漂亮捏!』
 
「是誰跟你說狐狸精都要長得很漂亮?」
 
『不用很漂亮嗎?』
 
「那我不是狐狸精,我有長得很醜嗎?」
 
『當然沒有!那為什麼學長他會被騙呢?』
 
「唉,愛情是盲目的,被騙的人怎麼會知道自己被騙了?對他而言,他找到的是真愛耶。」
 
『他好可憐喔…』小白臉還在替學長擔心。我忍不住地想吐他槽。
 
「你看,我就跟你講說,不要隨便借人家錢,你學長比你入伍的時間多很多,他還需要跟別人借錢就不尋常,還是用什麼『周轉』的理由,又不是做大生意的!而且我跟你說,借錢的人通常都會看起來很可憐、很急,沒有那筆錢不行,還會一再地保證很快就還,你就不要笨笨地…」
 
『真的耶,學長看起來真的很可憐,不過,那些借他錢的人真的都還沒還耶!』
 
「差一點…,真的只差一點點,我們就不能結婚了!」我不悅地嘟濃著。
 
『對不起嘛!』小白臉聽到我的埋怨,很不好意思地一直道歉,我想,應該是傻人有傻福吧!他有那個心要幫人,老天爺卻替他擋去了一次厄運!
 
哼,看我家的小白臉下次敢不敢再不聽我的話!
 
此一回合,老婆大人大獲全勝!
 
930127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