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時間或許對一些個案或對社工來說,是一種必要的處方簽》



今天突然接到一通很神秘的電話,對方知道我的姓,語氣中帶點懷疑地說著某個個案的名字,問我是不是她的社工?
 
哇,這個名字自從小朋友變乖了以後,我就鮮少聽見了,這倒令我嚇了一大跳。更令我感到驚奇的是,她居然自稱是小朋友的生母,孩子的生母,不是很久之前就沒連絡了嗎?
 
這號人物的出現,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,卻也悄悄地為這個孩子燃起了一線生機。
 
接著,生母開始敘述她對這個孩子的心路歷程,說著她年輕時的荒唐,她對孩子父親的信任,她以為孩子跟著爸爸會比較好,畢竟,當時的她實在是太年輕了,年輕到、無力到扶養一個孩子。
 
過去的日子裡,她同別人的母親一樣,會思念這個孩子,會擔心這個孩子,但是,身邊所有的人都勸她,孩子或許不該承受自己是私生子的事實,讓別人照顧會比較好。
 
若不是她突然的念頭一現,想要找孩子,她今天也不會知道孩子目前現在居然在社會局,她以為的美好竟是如此不堪?
 
她和她的朋友頻頻拭淚,我為了一個母親而難過,卻為了我那苦命的孩子而開心,一直都覺得她的種種行為,都來自於一個不正常的家庭,一個孩子無法正視自己的身分,時時有被拋棄的危險時,她如何有個正常的成長。
 
想起她哭著要我不要安置她,讓她去找她養母的時候,我的心有如刀在割,但是,我又不能在她的傷口上灑鹽巴,告訴她,其實是養母不要她,我們擔心她才安置她。
 
我常在想,有這麼一天,她是不是能體會我的用心?
 
沒有想到,當事情還僵在一起的時候,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物,一個似乎有能力也有意願愛孩子的人出現了,或許,未來孩子真的能夠找到一個愛護她、不再拋棄她、又能給她關心的家庭,給她加倍的愛、給她深刻的呵護。
 
雖然要達成這樣的夢想,可能還需要我們很長很長的一段努力時間與空間,可是,我衷心地開心著,為曾失去孩子的母親開心,為曾失去母愛的孩子開心,未來,有這麼一個明確的目標等著我們去實現。
 
曾經,我以為這個孩子或許得一直一直就這麼地僵下去了,但,時間卻悄悄地捎來一個好消息。
 
我想,這讓我又燃起了希望,對每個或許正僵住的個案,時間是給個案、也是給社工一個必要的處方簽,不是嗎?
 
961113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fw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